集团内网
淄矿文苑
您的当前位置是: 返回首页 -> 正文
张爷爷交党费
发布时间:2020-07-06        郭洪富      

张爷爷是我老家的邻居,是个老党员。上世纪60年代,他在部队开汽车,在一次执行夜间运输任务时,暴雨冲毁了山路,他和战友在抢修道路时,被山上滚落的石头砸伤了右腿,落下终身残疾。退伍后他主动放弃组织的照顾,拖着伤残的右腿回到村里。

那时我们村党员不多,张爷爷不仅是党员,还在部队立过功,因此村里人都非常敬重他。我那时候念小学,一有空就跑到张爷爷家,听他讲部队练兵打靶的故事。张爷爷脾气倔强,说话喜欢直来直去,有一副热心肠,村里大事小情都少不了他。在和张爷爷交往中,他党费的事让我印象非常深刻。

张爷爷觉得交党费是件非常庄重的事。每到交党费那天,张爷爷都起得很早,打水洗脸,对着镜子刮干净胡子,再穿上那身洗得发白的旧军装,把上衣的风纪扣、胸前的徽章整理得一丝不苟,板板正正,然后柱上拐棍出发了。不知道的,还以为他是去走亲戚呢。

以前在部队时,张爷爷的党费都是交到连队党支部。现在他的党组织关系转到了镇里。从村子到镇上十来里远,多半是坑坑洼洼的山路。张爷爷拄着拐棍磕磕绊绊,走得不快,满头是汗。实在累了就在路边找块石板坐下喘口气,捋捋腿。十来里的路得走2个多小时。

好不容易到了镇上,张爷爷郑重地把党费证和零钱双手交给负责的同志,然后戴上老花镜,一笔一画地签上自己的名字。交完党费后,镇党组织负责人会客客气气地把张爷爷请到办公室,泡上一杯热茶,一起聊聊话。张爷爷喝着茶,就把自己最近的思想和生活情况向党组织汇报一下,或者提一提村里还有哪些问题需要解决、怎么解决。

张爷爷交党费回来,右腿又肿又疼。张奶奶心疼地给他烧盐水热敷消炎止痛,劝他说:“往后你就别去了,让孩子替你交。”张爷爷一听,眉毛一下子竖了起来:“交党费是党员的义务,哪有让别人替交的道理!”张奶奶知道犟不过他,气得直翻白眼抹眼泪。

1996年,村里重建小学,张爷爷拿出1000元送到大队支书手里。2000年,村里修柏油马路,张爷爷又拿出2000元。这回,村支书看了看张爷爷用胶布裹缠着的老花镜腿,对张爷爷说:“张大爷,您日子过得也蛮节俭的,我们实在不好再要这些钱。”

“这钱是我交的‘党费’,不是给你花的,是给咱村修路的!”说完,张爷爷把钱一把撂到桌子上,拐棍一甩,扭头就走。

张爷爷家的大门框上钉着“光荣人家”和“优秀共产党员”两块红色牌匾。从小学到初中,每次经过他家大门口,我都要停住脚,仰起头看上一会儿。它红红的,暖暖的,像一团永远也不会熄灭的火焰,在我的心里跳动着,燃烧着。

上一条:夏日的芬芳 下一条:心怀感恩